[首頁]-> [科學小說作品]->萬獸之王(陜西 魏雅華)

綿陽仙海科普創新基地主辦 綿陽市科學小說研究會共辦

1

萬獸之王(陜西 魏雅華)

2016-6-25

萬獸之王

魏雅華

起頭

期終考試通知單一拿到手,我一看,嗬,總評96.5分!

您就別提我有多高興了,一蹦三尺高!

呵,別忙,您大概還不知道為什么得意。

這事兒,讓我從頭兒說起。我有個舅舅,在中國科學院生物研究所工作,是個生物學家。去年,他到我們這一帶來考察,捕捉了好些野生動物,有羚羊、長頸鹿、斑馬、赤面猴等。考察組臨走的時候,我看中了他們的一只剛出生的小梅花鹿,死纏住跟他要,可他到底沒給我。

但臨走的時候,他留了一句話,說我明年期終考試總評要是在95分以上,他送給我一件禮物,比梅花鹿還好。

聽聽,比梅花鹿還好!

得,這下我看他怎么辦,說話算數不算?

萬獸之王

我立刻給舅舅寫了封信,信上說:

親愛的舅舅:

您好!

先向你報喜,我本學期總評96.6分,您還記得您去年答應我的事嗎?

祝您

健康

您的外甥 小曉

7.25

信貼好郵票,丟進郵簡,便寄走了。從此我便天天翻著日歷算天數,路上走幾天,幾天能到舅舅手里,什么時候能見到舅舅回信……,盼哪,盼哪,真盼得脖子發酸。

到了寄出信的第五天,也就是7月30日,中午11點,我果然聽到郵遞員在門口喊:

“李曉,信!”

我沖出門去,一把抓在手里,心都快蹦出來了,一看地址,沒錯,真是舅舅寄來的!

我歡喜得手直發抖,打開信一看:

小曉:

您好!

向您祝賀!

下星期五(8月6日)我去你們家,順便帶去我的禮物。我沒有忘記我所應允的諾言,禮物早準備好了,就等你期終考試的好消息。先告訴你,這件禮物非同尋常,我說過比梅花鹿好,要好一千倍呢!是件你做夢都想不到的禮物。

我送給你的是〖ZZ(〗萬獸之王〖ZZ)〗!

等著我。

問您全家好。

祝

愉快!

您的舅舅

7月28日

天哪!我把信看了一遍又一遍,要送給我一只萬獸之王!

什么是萬獸之王?

老虎?獅子?棕熊?……

可能是個小崽兒,要是個大家伙,那好嚇人!說不定吃了我呢。

這可真是個特大新聞,我忙給爸爸媽媽發了號外,可誰也猜不透,什么是萬獸之王

這個舅舅!吊我的胃口!

山里邊,為王的是大老虎,你看那畫上的老虎,腦門兒上不都有個“王”字?對,該不

會是只比老貓大點兒的老虎吧?

要是真是有只小老虎(或者小獅子、小狗熊)……那,嘿嘿……那可太來勁兒了,那多好玩兒呀!

舅舅說,比梅花鹿好一千倍,那不是小老虎又是什么?對了,準是!

天哪,我就要有只小老虎 !……那該有多好玩兒呵,每天上學放學我都牽著小老虎,有多神氣!

舅舅,您可真是個好舅舅呵!

謎

舅舅說他下個禮拜就來,媽媽說,那可快了。可我卻覺得一天比一年還長,恨不得一下子把日歷全撕光,一下撕到8月6日,恨不得把太陽快些趕下山,把鐘表撥得快一些,一天變成一個鐘頭,一個鐘頭變成一分鐘。

媽媽有點兒不相信,舅舅真的會給家里送只小老虎?小老虎一天要吃那么多肉,可拿什么喂它呢?

我說,不怕,給它吃兔子,我喂幾兔子給它吃。

爸爸說,不會吧,小老虎,那么珍貴的動物,會送人?能給你?

可媽媽說舅舅從來不輕易開口,開了口就一定會做到,從來不騙人,從小就這樣兒!

猜吧,反正猜來猜去,誰也猜不出。

不過,好在舅舅就要來了。

快點兒來吧,你要再不來,連我的頭發都要急白了。

皮箱

好不容易,撕下了8月5日的日歷。8月6日,終于盼來了。

天不亮我就守在村口等舅舅,等呀,等呀,眼望花了,腿站僵了,脖子伸酸了,就是不見他的影兒。他也打個電話,告訴我們他坐哪班車,要知道呀,我早就跑到車站去了。省得在這兒,望……那個挺文雅的詞兒怎么說呀?叫望……望眼欲穿!

怎么也望不見,我垂頭喪氣地回家去吃飯。

剛端上碗,“吱呀”一聲大門開了,隔壁的黑妞兒探頭進來,喊了一聲:“小曉,你家來客人了!”

我大喊一聲:“媽,舅舅來了!”便朝門口沖去。剛到門口,就看到了舅舅!

他,左手搭一件風衣,右手提一只皮箱,來了。

我撲上去就抱住了舅舅!

爸爸媽媽一齊迎了出來,好一陣子熱鬧。

可……我的“萬獸之王”呢?呵,大概還在車站,沒取回來吧?

我問舅舅:“舅舅,你的東西都從車站帶回來了嗎?”

舅舅說:“帶回來了呀。”

怪?!我趕忙問:“舅舅,你答應給我的禮物呀?你的‘萬獸之王’呢?”

他說:“不就在你身邊嗎?”

我身邊?我左看右看,在哪兒?

我說:“沒有呀?”

舅舅一指皮箱:“那不是嗎?”

“那……那不是你的皮箱嗎?”我摸不著頭腦地說。

舅舅說:“就在皮箱里嗎?”

呵?“萬獸之王”會在皮箱里?我敲敲箱子,又聽聽,里面什么聲音也沒有。我細看那箱子,像是黑色人造合成革的面,那皮面很漂亮,卻像天鵝絨一樣,沒有光澤,茸茸的,手摸上去很舒適,像泡沫塑料一樣。我心想,這面兒大概是挺透氣的。箱子口上嵌著鍍鉻的亮閃閃的鋼邊兒,裝飾得很華麗,是只高級航空皮箱。

可這里面……會有小老虎嗎?

“你騙我!”我忿忿地叫起來。眼淚直在眼眶里打轉兒。

舅舅卻神秘地笑著,說:“不,我沒騙你。”

“你騙我!你騙我!你騙我!”我一聲比一聲高。

“不許這樣和舅舅說話!”爸爸斥責我。

“別著急,小曉。”舅舅狡黠地笑著,說:“真是‘萬獸之王’,比大老虎還厲害的‘萬獸之王’,一點兒都不假!待會兒你就知道了。不過,你總得講點兒禮貌吧,總不能讓舅舅餓

著肚子吧?吃飽了肚子再看禮物,行嗎?”

我的臉“唰”地紅了,趕快去給舅舅盛飯。可心里老在想,他葫蘆里賣的什么藥?那皮箱里是小老虎嗎?可他怎么說是比大老虎還厲害的“萬獸之王”?

說他是騙我吧,看他那神氣卻像是真的;說他是真的吧,這小小的皮箱里能裝只“萬獸之王”嗎?

初試鋒芒

好不容易等舅舅吃完了飯,我急得抓耳撓腮,舅舅卻故意東拉西扯,就是不提他的“萬獸之王”。

等了半天,我實在忍不住了,就喊起來:“舅舅,你答應我的‘萬獸之王’呢?”隨著喊聲,那眼淚也滾了下來。

舅舅這才著了忙,笑吟吟地說:“別哭,沒出息!小曉,我給你看。”說著,他朝皮箱里走去。

我以為他要開箱子,其實,他沒開。他用手去擰箱子角兒上的一只螺帽兒,那螺帽兒頭滾花鍍鉻閃閃亮呢,一擰便擰了下來,里面露出一個鋼管口兒,停了 會兒,里面爬出一只螞蟻! 后面像是還有一大群,正在探頭探腦地想出來,他忙又擰上了蓋子。

我喊了一聲:“螞蟻!”

那是一只棕色的、個頭兒不大不小的螞蟻。

舅舅說:“你認識這是什么?”

我說:“我這還不認識?螞蟻!到處都有,哪兒都能找到!”

舅舅說:“不見得吧?你細看看。”

我細看了看,圓圓的頭,細細的腰,長長的身子,周身發著一種棕紅色的亮光,頭上一對觸角不停地在揮舞,行動出奇地靈活和敏捷。再看也就是只螞蟻,有什么特別?

舅舅說:“這是一種熱帶螞蟻,叫熱帶軍蟻,因為它太厲害,有人又叫它劫蟻。我給它命了個名,叫‘萬獸之王’!”

原來如此!盼了一年,盼來只螞蟻!

我覺得我受了騙,我氣呼呼地喊了起來:“騙人!誰沒見過,螞蟻也叫萬獸之王,我一指頭就能捻死它!哼,還萬獸之王呢!騙人!舅舅騙人!”

舅舅還是笑瞇瞇地,他說:“那你說,什么野獸最厲害?”

我說:“大老虎!獅子,狗熊!”

舅舅說:“要是這兒有,就來跟我的兵蟻斗一斗。”

我說:“你明知家里沒有,故意說!”

舅舅抬起頭,我家院子里,一只兇猛的大狼狗在徘徊,這是我養的虎崽。

舅舅說:“這樣吧,咱們先打個擂臺,比試比試,看看是我的小螞蟻厲害,還是你的大狼狗厲害!”

我說:“行!”

可是,哪有狗狗跟螞蟻打架的?怎么個打法?不是對手么!

一只這么不起眼兒的、小小的螞蟻,虎崽兒見了,一只舌頭舔進肚里,不就了了?好吧,斗就斗,有你的好看!

“虎崽!虎崽!”我叫了再會怕,那狗立刻一躍便進了屋。我指指地上的螞蟻,狗朝地上看了看,只見地上并沒有期待的食物,像是莫名其妙地看了我一眼。我又指了指地面,虎崽便低下頭去,用鼻頭在地上亂嗅,可就在這當口,那螞蟻卻極敏捷地上了狗鼻子!

我驚叫了一聲:“呀!”叫聲未落,緊接著,只聽風虎崽像被人刺了一刀一樣,慘叫一聲,一躍沖了出房門。我和舅舅都嚇了一跳,那狗在院子里,一面連聲慘叫,一面在院子里亂打滾兒,把它那鼻子直朝墻上蹭!

我嚇呆了,沖出去跟著狗瞧,不知出了什么事。

只聽到舅舅在后面大喊了一聲:“抓住它!”

我還沒有醒悟過來,那狗已經發瘋似地狂吼一聲,一躍飛過墻頭,沖出院子去了。慘叫著,連滾帶爬地在巷子里亂竄。一村子人都驚動了,跑出來看,不知出了什么事。

我跟在后面猛追,大喊著:“虎崽兒!虎崽兒!”

舅舅也氣喘吁吁地跟在我的后面,喊著:“抓住它!抓住它!”

追了一個大圈兒,狗又逃了回來,我忙關上院門,把它逼到墻角,抓住了。

舅舅滿頭大汗,從衣兜里掏出一枝小小的毛筆,又從口袋里掏出一個嘴巴尖尖的塑料小瓶,朝筆頭上噴灑了一點什么藥水,然后,把毛筆頭伸進了狗的鼻子。

那狗的鼻子早在地上蹭得鮮血直流,皮都沒了,黑油油的鼻尖上滿是血跡,喉嚨里還狺狺地慘叫著。

不一會兒,茸茸的筆毛上爬著一只褐色的螞蟻,出來了。

我心疼地朝狗鼻孔里看看,早腫起了一個大包。

舅舅把螞蟻送回皮箱,笑著說:“怎么樣?小曉!”

我氣呼呼地說:“不怎么樣!哼,投機取巧,鉆進了狗鼻子!”

舅舅笑笑,扶正眼鏡,說:“你這可說得不對,這在兵法上叫做‘以弱擊強,避實就虛’,

‘以己之長,擊彼之短’。說明小小的螞蟻作戰的聰明機智、靈活多變,你服氣不服氣?”

我嗤之以鼻:“哼!就不服氣,就不服氣!”我忽然想起了我的大公雞。“一只小不點兒的螞蟻,有什么厲害?!再厲害,跟我的大公雞斗斗!”

我想:著!雞吃百蟲,看它斗得過!

舅舅說:“大公雞當然厲害,天生就是吃蟲子的,不過也可以斗斗。但是有個條件,大公雞那么大,小螞蟻這么小,大的要讓著點小的,你派一個,我派五個,咱們斗斗怎么樣?” “五個?十個也不怕!”我大喊一聲,抱公雞去了。

再戰再敗

您瞧我那大公雞吧!足有五公斤重呢!翅膀一撲棱,小孩都能撞個跟頭。全身金黃色的羽毛里夾著朱紅、赤褐,亮閃閃,金燦燦,八面威風,簡進像那戲臺子上的大元帥,一走一搖,全村第一號大公雞!

舅舅把箱子提到院子里,先對我說:“小曉,把大門關上,免得雞跑出去,要再追雞,我可跑不動了。”

我摩挲著我的大公雞,說:“哼,你那幾只螞蟻,不夠大公雞一嘴叨!”

話雖這么說,我到底還是關上了大門。

舅舅打開出口,不多不少正好放出了五只螞蟻,然后,他又關好出口。

螞蟻一出來,大公雞可比不得那傻呼呼的狼狗,它一眼看見螞蟻就跑了過來,張嘴就叨。只見小螞蟻也兵分兩路迎上前去,說時遲,那時快,大公雞一口就叨了一個!

我剛要歡呼,卻只聽見那大公雞驚天動地地慘叫一聲,那粗大的雞爪子便上了自己的頭,一個踉蹌,拖著翅膀,滿地打起滾兒來!

我給嚇壞了!

舅舅忙喊:“捉住它,小曉!快呀,捉住它!”

我才清醒過來,大公雞早“撲棱”一聲上了房!

它在房上慘叫著,撲騰著,翻滾著,連房瓦都給撲棱下來好幾片!

我急了,撈了根竹竿便打,它又一撲棱,慘叫著,飛到隔壁去了。我跑進隔壁院子,它又翻墻飛進了另一家的后院,我要追過去,還得繞過一條街呢。

真是雞飛狗跳墻!

好不容易才在狗娃家的麥草垛下抓住了它,三只黃螞蟻,把雞冠子咬得像馬蜂窩!

舅舅問我:“服不服?”

我忍著淚,咬咬牙,叫喊著:“不服,不服,就不服!”

舅舅“撲哧”一聲笑了,說:“真拿你沒辦法,小犟牛!”

我一搶拳頭,說:“有本事讓它來跟我斗,斗敗了我,算它厲害!”

舅舅瞪大了眼睛(那眼鏡兒一下滑到了鼻子尖上),驚訝地說:“小曉大戰螞蟻,沒聽說過!”(說著,趕快扶了一把眼鏡)

我說:“沒聽說過,就聽一回!來吧,小曉大戰螞蟻!”

“御駕親征”

舅舅說:“這可真是御駕親征了。”

我一挽袖子說:“來吧,放十個出來,我一巴掌拍死五個!出來,我不宣而戰,下去就是一腳!待抬起腳時,螞蟻炸了群,四散逃開,只踩住兩只,一只恰好藏在磚縫里,居然安然無恙,只有一只被我踩死在地上。

可是,不妙!

有三只螞蟻就在我腳在地上踩實的那一瞬間,上了我的鞋幫兒。我慌忙用手去打,有兩只被打落在地上,另一只卻從另一面鉆進了我的褲筒!

更糟糕的是,另外三只螞蟻上了我賴以支持全身的另一只腳,并且由于我忙于對付左路軍,右路軍便在沒有遇到抵抗的情況下,長驅直入了。

形勢嚴重!

我忙扯開右腳褲腿,尋搜入侵之敵,正待用手去撥,左腿上卻立刻感到一下針刺般的疼痛! 我“哎喲!一聲,狠狠地朝那痛處打了一掌。可這時我突然發現,右腿上的那只螞蟻順著我的右臂鉆了進去!

我忙用左手去抓右臂袖筒里的螞蟻,可是大腿上又被狠狠地咬了一口,我又趕快伸手去抓,可這時,右胳肢窩里又被咬了一口!

舅舅沖著我在叫喊什么,我一點兒也聽不見,因為耳朵里塞著棉花。……一霎時,四面刮風,八方起火,我只覺得我的周身有千百根針刺在亂扎,像是捅了馬蜂窩,成百成千的馬蜂圍著我螫!我明白,我已全線崩潰。我忙叫喊:“舅舅,救救我,快呀,救救我!”

舅舅七手八腳地先幫我把衣服扒光,然后拿出那只塑料小瓶,沖我身上噴了幾下,那幾只螞蟻便從我的頭上、臂膀、腿上爬了下來,撤退了。

我看看身上,小腿、大腿、前胸、后背、腹部、脖頸、頭皮都出現了大片大片的紅斑,有幾處已被咬破,滲出了鮮血,又痛又癢,氣得我直咬牙!

不過,我再也不敢小看這小小的螞蟻了。我現在才發現,那細長的身軀,那靈活的肢干,那不停揮動的一雙觸腳和那對寬大的腭,是那樣適合格斗、越野、馳騁。它厲害就厲害在兩個字上:小、巧!

身上到處都火辣辣地疼,舅舅給我搽了些藥水,好了一些。我穿上衣服,說句實話,有點兒望蟻喪膽了。

舅舅扶扶眼鏡,問我:“怎么樣,小曉?”

我坐了下來,半天,一聲都沒吭。一想到螞蟻全身亂咬的滋味,真叫人毛骨悚然!

我看著那皮箱,心想:真惹它不得!

天下無敵

舅舅笑著說:“告訴你,今天我的螞蟻是在單兵作戰,若是放上一群出來,你的大狼狗、大公雞都會給吃得干干凈凈,只剩下幾根骨頭,啃得一根肉絲兒也不剩。”

“真的?”我駭然了。

舅舅說:“別說是一條大狼狗,就是一只大老虎、非洲雄獅、亞洲象、北極熊,我的螞蟻一沖上去,誰也逃不掉!你知道我這只箱子里裝了多少螞蟻?有一百萬!百萬雄師呵!”

“一百萬”我不寒而栗,“這么多?”

舅舅說:“這箱子里面是一塊凍膠狀多孔泡沫塑料,那無數四通八達的孔洞里到處都棲息著螞蟻。螞蟻是一種社會性昆蟲,有著森嚴的紀律和嚴密的社會結構,有蟻王、蟻后、工蟻、兵蟻,還貯存著卵和食物,各司其職,有條不紊。這箱子里面是一個螞蟻王國。你沒有見過它們的集團作戰,那是非常可怕的。任何最兇猛的野獸,甚至包括巨蟒和鱷魚在內,都難免葬身蟻口。你想,野獸的牙齒、利爪,對螞蟻有什么用?千千萬萬的螞蟻,一擁而上,咬頭的咬頭,咬腳的咬腳,成千上萬張嘴齊下,誰對付得了?不到一會兒功夫,風卷殘云,一只水桶般粗、長達數丈的巨蟒,也會只剩下一具殘骸,螞蟻甚至會鉆進它的骨髓、骨縫,啃得連一點肉渣兒都剩不下,那骨骼甚至可以用一作動物標本,干凈極了。你看,我說它是萬獸之王,怎么樣,不假吧?”

我點點頭,打心眼兒里服了,真想不到,好厲害的螞蟻!

舅舅說:“你別看它小,它正厲害在小。螞蟻比人類的歷史要長得多,人類有文字記載的歷史只有四五千年,再早些,追溯到猿人,也不過幾萬年、幾十萬年而已。而螞蟻在地球上的歷史卻有四五億年,是世界上罕見的古生物物種。它比恐龍出現得還早。在這漫長的四五億年中,地球上經歷了幾個大冰川期,許多生物都滅絕了,但是螞蟻卻活了下來。而且非常繁榮昌盛。地球上多少人?五十幾億吧,可螞蟻的數目僅在亞洲,大約就有八九兆億億以上。是地球上最多的生物之一。

我說:“要它有什么用?”

“有什么用?”舅舅神秘地笑笑,“好吧,我很快就讓你看看,小螞蟻的神通,它能經天緯地、翻江倒海呢!”

百團大戰

第二天,舅舅去了一趟我們這個村的村部。我問他去干什么,他笑而不答。

過了兩天,村長傳下一道命令,要在明天——星期三早上八點以前,全村男女老少,連同飼養的各種家禽牲畜,一齊撤離村子,不許有一個遺漏。

到了這天上午八點,全村男女老少,趕著雞鴨豬狗、牛羊騾馬都已撤離一空。村長又帶著民兵挨門挨戶地作了檢查,然后也撤離村子。在各個路口放了崗哨,禁止一切行人來往

這時,舅舅提出了他的皮箱。

舅舅說:“小曉,等著看吧,我的螞蟻要在這個村子來個百團大戰!”

舅舅拿出那只塑料小瓶,給我和他身上都噴酒了一些藥水。舅舅說:“這樣,螞蟻就認識你了,不咬你。”可他一說咬我,我的身上立刻起了一層雞皮疙瘩,那還在潰爛、結痂的舊傷,似乎又有點作癢作痛了。

舅舅打開了箱子四個角的八個出口。

螞蟻立刻蜂擁而出!那蟻群像自來水管里的水一樣嘩嘩地流出來,不一會兒,地面上就黑呼呼的一片了。這些螞蟻向院子里涌去,上樹、上墻、上房,潮水一般地涌向四面八方。大梁上、柱子上、墻上、天花板上全都是黑壓壓的一片!

可那箱子里還是沒完沒了地往外涌……

可這千百萬螞蟻并非烏合之眾,它們像是訓練有素、紀律嚴明的士兵,它們忙而不亂,迅速地在地面組成一種近似整齊的方陣,向各自的目標奔去。

不一會兒,我家的屋頂上就聽到一陣“吱吱”的老鼠的慘叫聲,我驚訝地抬頭向上望去,隨著一陣驚人的響聲,從梁上面掉下一只肥大的老鼠,全身叮滿了螞蟻,這只老鼠只在地面上翻滾了幾下,便躺在那里了。大群大群的螞蟻蜂擁而上,張開頭上那對強勁有力的大腭,大咬大嚼起來。

成千上萬只螞蟻,浩浩蕩蕩地奔往各個戰場,那箱子里的螞蟻就像總也放不完似的,像那山澗的涌泉,不停地奔涌著、流淌著,染黑了視野所及的、除了天空之外的所有空間。你朝地面上看吧,那一地的螞蟻簡直就像一條活動的厚厚的地毯,數不清的螞蟻摩肩接踵、推推搡搡地奔涌而去,像是集團沖鋒的士兵。

現在,激烈的鏖戰已經開始,這群餓蟻像潮水一樣地沖進暢通無阻的老鼠洞里,把一窩窩的老鼠連同鼠子咬死吃掉;開進豬圈、爬上糞堆,吃掉沿途遇到的蛆、孑孓、蛹、卵、蛾、濕濕蟲、蝎子、蜈蚣、蟑螂;爬進糧囤,把糧蟲連它們的卵一齊吃光;爬進棗筐,鉆進棗眼, 把一條條鉆心蟲拖出來,咬死、吃掉;爬到樹上,吃凈那些松毛蟲;鉆進衣柜,尋找那些專

吃皮毛的囊蟲;鉆進柱子、椽、木器家具被白蟻蛀成的空洞,殺進白蟻的老窠,和白蟻展開

一場惡戰,殺死兵白蟻,咬死白蟻王、白蟻后,把吃不完的白蟻卵一粒粒地搬回家去,作為

糧食貯備。

我驚訝地問舅舅:“白蟻和螞蟻不是一家人嗎,怎么自相殘殺起來了?”

舅舅說:“不,不對。白蟻很像螞蟻,但不是蟻類,它們不是近親,而是遠族。白蟻屬于等翅類,它前后兩對翅膀形狀相似,大小相同,而螞蟻屬于膜翅類,兩對翅膀大小不同,前一對大,后一對小。白蟻腰身粗狀笨拙,不比螞蟻在胸腹之間有纖細靈巧的腰肢。白蟻在生物進化的歷程上大大落后于螞蟻。它們并非血緣近親,而是不共戴天的世仇,一旦冤家路窄,就會殺個你死我活。白蟻對人類的危害是人所共知的,可以把整個建筑物蛀空,尤其是華美寶貴的古建筑,簡進是人類之大敵。而且至今人類無法制服它。好了,你看我們的螞蟻。” 成群結隊的螞蟻在匆匆忙忙地進擊著我家那根木柱上的小洞,從洞里搬出數不清的一粒粒的白蟻的卵,這標志著一場血戰已告結束,這些戰利品正在充實螞蟻的糧倉。

舅舅說:“螞蟻生性好戰,不要說別的生物(這種熱帶兵蟻,歷來是大兵到處,屠城三日,

男女老幼,格殺勿論,但凡生物,一個不留。用的是梳篦戰術,有點像日寇大掃蕩時的‘三

光’政策。不過它只消滅動物,不危害植物及糧食。),它若是遇到別群的螞蟻,游兵散勇

,難逃一死;兩群遭遇,就是一場惡戰。”

我聽得出了神,忙問:“它們都長得一模一樣,又沒有身份證,又沒有照片,怎么認得出是別群的螞蟻?”

舅舅扶扶那又出溜到鼻尖兒上的眼鏡,說:“靠氣味,螞蟻有相當靈敏的嗅覺。你看,我對螞蟻發號施令靠的就是這瓶藥水。這種藥水就是螞蟻的‘窩味兒’,你、我身上一有這股‘窩味兒’它們就知道是自己人,就不咬你了。”

說著舅舅拿出那只塑料小瓶,打開瓶蓋,在空氣中又噴灑了一些那清酸、洌香的氣味。

不大功夫,螞蟻們就紛紛班師回朝了。隊列齊整,秩序井然,而且我還發現,每個出口都戒

嚴著一批警衛,虎視眈眈地監視著進出的隊列,像是在檢查有沒有奸細混入。

笑語滿村

天黑時分,人們紛紛回來了,家家升起了炊煙,做晚飯了。

剛吃罷飯,村長生貴叔便到家里來了,后邊還跟著村里會計、書記,還有一大群鄉親們,還沒進院門就嚷嚷開了:“小曉,你們的螞蟻可真靈呵!給咱們村辦了一件大好事!”

看樣子,真有點兒樂得合不上嘴,生貴叔一手提了一只大肥鴨,后邊的人背了兩大筐大鵝蛋,還有幾大串香蕉、桔子和剛剛摘下的梅李。

舅舅說什么也不收。

生貴叔說:“黎老師,隊上年年都花幾百塊、上千塊錢買各種農藥、老鼠藥、敵敵畏、敵百蟲、六六六,可哪一年也沒能把這些害蟲消滅了。這一下可好,斬草除根,全解決了。你算算這個小九九:我們全村一百多戶人家,一家少說也有三個老鼠洞,一個洞里一窩,就算五個,就有兩千只老鼠,這一下消滅得干干凈凈,一只不剩,這就除了一大害。你算算,一只老鼠一天要吃多少糧?連吃帶糟蹋,一年要浪費多少糧食?你說,我們該怎么謝你?”

舅舅忙說:“不謝,不謝。我們研究生物的,自然應當這農業服務,這是應該的!”

可我在一邊直吐舌頭,乖乖!單單老鼠,我們一個村一年就要糟蹋多少糧食?想想真嚇人! 二嬸說:“還不說糧囤里的糧食蟲!”

二嬸一開口,老崔爸爸立刻接上了話茬兒:“一過夏,糧食就出蟲,那糟蹋的糧食就更沒數啦!莊稼人誰不愁這個!”

老陳奶奶張開那沒了牙的嘴先嘿嘿笑了一陣,才說:“嗨!蒼蠅齊槎兒沒啦,連蛆、蛹都吃得干干凈凈!”

三伯說:“今天一回來,我到處找,院子里、房子里、廁所里、豬圈里、羊圈里,什么蟲子都沒啦,連個濕濕蟲都找不到啦!”

人們你一言,我一語,贊不絕口,笑聲不絕,卻只有一個人噘著嘴,那是毛頭。

我問他:“你怎么不高興,毛頭?”

毛頭氣呼呼地說:“我的蛐蛐兒沒有啦,金翅大將,火鉗子,全眉全箭!”

人們哄地笑了。

我說:“誰讓你不帶走!”

他說:“我蓋上蓋兒了。”

我爸說:“那怎么會讓吃掉?”

他哼哼唧唧地說:“我怕把蛐蛐兒悶死,留了個縫兒。”

人們都笑了。

村長故意喊了一聲:“趙柱!”

趙柱忙在人堆里應了一聲:“在!”

村長說:“你那個民兵隊長是怎么當的?怎么會忘了通知金翅大將撤離?”

趙柱嘿嘿一笑,說:“還忘了通知毛頭家茅坑里的那只屎殼螂!”

人們笑得前仰后合。

老孫爺爺說:“黎老師,我想跟您商量商量,我在前村看果園,有二百多棵蘋果樹,都是黃元帥,長得又大又好,前幾年,年年都能收幾萬斤果子,可就是鬧蟲,那么好的果子,都讓蟲子糟踏了,去年今年都打了藥,可這藥雖說殺了蟲,可它鉆

進果子里去,不害人?藥量掌握不好,有時連樹也毒死,我尋思著這藥不能用了。”他摸摸那稀稀落落的花白胡子說:“我想請您把這螞蟻帶以我們那果園里去放放,那可真是一了百了,再好不過啦。行不行,黎老師?”

舅舅說:“行!過兩天我們就去。”

老孫爺爺高興地說:“咱們可一言為定,我等您了。”

村長一拍巴掌說:“我怎么沒想到?還有咱那棉花地里鬧紅鈴蟲,玉米地里鬧玉米螟,甘蔗地里鬧蔗螟,不都能請咱們的黑頭元帥來治治么?”

我一蹦老高:“著呀,派黑頭元帥去!”

大伙兒都笑了。

春生哥在笑聲里扯著嗓子喊:“還有我那菜園子呢,蓮花白年年讓蟲子吃得窟窿眼睛的,豇豆、梅豆都鬧蟲災,也請黑頭元帥去吧!”

我家里過年也沒這么熱鬧過。我瞅著那箱子,心里想:哎呀,還真沒看得出,是個寶呢!

月下夜話

晚上,舅舅帶我走出村子,走過田埂,坐在甘蔗田邊的一塊大石頭上。

月亮剛從天邊升起,火一樣的太陽落山了,從山林那邊吹來一陣陣涼風,吹得人好爽快! 天邊上,長長地拖著幾道云絮,云絮當中,不時地閃過一道一道的閃電,大約在那個方向,正在落著雷陣雨。

那風里夾著一陣陣野菊花的香味,還有那青草的苦澀味兒。哎,真好!

舅舅說:“你聽!”

野草里,蛐蛐兒在起勁兒地歌唱;不遠的水塘里,傳來陣陣的蛙鳴。知了不叫了,大約是歇息去了。

舅舅說:“你知不知道,人類社會之外,還有一個昆蟲世界。就我們現在歇息的這塊田野,少說也不幾百萬只昆蟲在活動,比人多得多呢!別看這靜悄悄的。”

我驚訝地說:“有這么多?”

舅舅說:“昆蟲綱是動物界中最大的一綱。目前,全世界已知的動物有一百五十萬種,而昆早就超過一百萬種,占了三分之二。昆蟲不僅種類浩繁,而且數目驚人。它的繁殖能力幾乎無與倫比。比如,一對蒼蠅,在4到8月的五個月中,就可以繁殖19000億億只,可見數目之眾多。而且,它在地球上一切地方生存。世界上沒有人的地方很多,可沒有一個地方沒有昆蟲。”

我問:“我們這兒都有些什么蟲子?”

舅舅說:“那邊甘蔗田里至少有幾十萬條蔗螟在不停地蠶食甘蔗。每畝甘蔗田里,成蟲總數在萬條以下,人們會毫無覺察;萬條以上,人們才開始感到田里有蟲;達到幾十萬條時,人們才感到情況嚴重,需要防治了。玉米田、水稻田里,也是一樣。別的害蟲就更多了。” 我問:“都有些什么?你給我講講。”

舅舅說:“有蚜蟲,二十八星瓢蟲,麥蚜蟲,玉米螟、蓑蛾、紅鈴蟲、象鼻蟲、蝽象、介殼蟲、卷葉蛾、蚱蜢、蝗蟲、螻蛄、白蟻、蟑螂、衣蛾、蜚蠊、金龜子、金針蟲、水稻螟、螽……”

我震驚了:“哎喲,這么多呀!”

舅舅說:“你看,這樣龐大的一支敵軍,在同人類爭奪生存空間,怎么能不研究它呢?怎樣以蟲治蟲,真夠我們研究一輩子呵!”

我說:“舅舅,你后天把螞蟻要放到果園去嗎?”

舅舅點點頭,說:“是的,過幾天,稻田、棉田、甘蔗田,都去。不過,一次消滅之后,別處的蟲子還會迅速地來填被這個空間,并且重新繁衍起來。所以,我已經準備把這批螞蟻分窩,讓它們在稻田、棉田、菜地安家,它們會成為一支出色的特殊衛隊,保衛莊稼,保衛人類的生存環境!”

我激動地撲在舅舅的懷里,說“舅舅,您真送了我一件好禮物!”

舅舅笑笑,問我:“有梅花鹿好嗎?有小老虎好嗎?”

我說:“哼,好一千倍、一萬倍呢!”

河水嘩嘩地向遠處流去。它左邊一拐,右邊一拐,東邊一彎,西邊一彎,這里親一下,那里吻一下,像只撒歡撒嬌的小狗,快活著呢!

(科學小說網受權上傳作者最新正式稿僅供在線介紹和研討,它用需與本網和作者聯系。)

出處:科黌小說網

 www.pitvfg.tw|© 綿陽市仙海科普創新基地版權所有 2002-2011

蜀ICP備05003224號

3d真人游戏22050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