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首頁]-> [科學小說作品]->峽谷歷險(河北高玉芳)

綿陽仙海科普創新基地主辦 綿陽市科學小說研究會共辦

1

峽谷歷險(河北高玉芳)

2016-8-11

峽谷歷險

  高玉芳

  一

  在小興安嶺原始森林深處,有一處神秘的峽谷。它山高林密,草深水清,人跡罕至,仿佛一塊“世外桃源”。

  40年前,爸爸和爺爺采藥迷了路,在老林子里轉悠了幾天,誤打誤撞闖進此地。見這里藥材遍地,獐狍野鹿成群,爺爺隨口給它起名狍子溝。爺倆在溝里采藥、打獵,并在野獸出沒的小徑上挖陷坑。陷坑通常有四五米深,口小肚大,呈壇子型。聽爸爸講,他那年16歲。每次挖完后,童心未泯的他都會在坑壁上刻上一只鹿。并用白色獸骨頭作眼珠,插繁茂的松枝當鹿角,在它身上還鑲嵌數顆開花的松塔,儼然一只梅花鹿的圖騰。哇,說得我真想親眼見識一番。

  如今,爺爺早已長眠在狍子溝。爸爸從英俊少年變成白發老翁。以往每年夏天,爸爸都要來爺爺墳上掃墓。去年還帶我來過。今年爸爸患上嚴重的類風濕。兩腿紅腫痛疼。起不來炕趕上我們中學放暑假,祭奠爺爺的事責無旁貸落到我肩上。我還肩負另一個使命:捎帶為爸爸采擷純天然中草藥治病。爸爸對我單獨進山頗不放心,千叮嚀萬囑咐,讓我千萬別亂跑,免得掉進陷坑。還怕我受潮得風濕,硬把充氣床墊塞進我的背包。真嘮叨。

  和當年爸爸進狍子溝年齡一樣,我也恰好16歲。我攀陡壁,踏松濤,在小興安嶺腹地摸爬了七八天。精疲力盡的變成臟泥猴,才到了狍子嶺。當年,爺爺就是在這里誤落陷坑身亡,被爸爸親手埋葬在這里,永遠和這里的山林相伴。

  我來到爺爺墳前。在松樹下擺上供品,焚香灑酒祭奠他老人家。了卻了一家人心愿。

  

  二

  

  忙完這一切,我掏出爸爸的小藥鏟,開始在樹蔭下草叢中采藥。這時,我聞到一股濃郁的幽香。這香氣似濃郁的花香,又如姐姐頭上的散發的香奈兒氣息。嗯?這香氣是從哪里飄過來的?

  我正納悶。忽然,一群美麗的香獐被驚動了,四散奔逃。一只胖胖的香獐狼狽地跟在后面掉了隊。它跑跑停停,步履有點艱難。我好奇又高興,喊笑著追上去:“喂,胖家伙,等等。你現在受法律保護,我又沒槍你怕啥嘛!”

  那胖香獐扭頭見我又追又叫,緊張地加快幾步,轉眼突然沒了蹤影。

  這些剛消失的香獐讓我忽然悟到:啊,莫非這就是傳說中麝香?好香啊。

  我繼續在半人深草叢里采藥。一不留神,腳下忽然踩空——媽呀!我身子一歪,墜落進黑暗的深淵,失去了知覺。

  不知過了多久,我感到似乎有只濕熱的小手在輕輕撫摸我的臉,一股濃郁的香氣沖進鼻孔。我睜開眼,原來是剛才那只胖香獐,它正用粉紅的舌頭舔我呢。我明白了,胖香獐和我是一對倒霉蛋,先后墜了陷坑。坑里黑洞洞的,坑身有兩房高,坑沿雜草叢生,露出小小一片藍天。幸虧坑底厚厚的青草像柔軟的墊子,才沒把我摔壞。我頓時火冒三丈:誰這么缺德,都什么年代了,還挖坑狩獵,等陷坑主人來了,我非好好罵他一頓不可!

  我一次次試著撥打110求救,總是盲音。我醒悟過來,這荒山野嶺根本不在服務區。手機早成了聾子的耳朵——擺設。郁悶!

  只好定下心,等待陷坑主人來救援。我弄好充氣床墊,拿出食品。這才發現胖香獐的一條前腿摔斷了。我趕緊用樹枝給它包扎好。喂它一塊巧克力,它聞聞舔舔,吃得有滋有味。之后,我躺在厚厚軟軟的充氣墊上,不知不覺睡著了。

  不知睡了多久,我被晨鳥的叫聲喚醒。睜開眼,胖香獐還甜甜地睡在我身邊。我對香獐很有好感。過去爸爸常講起它們。有一次,他和爺爺在叢林里驚起一群香獐,領頭的是一只禿尾巴的大雄獐。爺爺一下兩眼放光,急忙朝它開了一槍,大雄獐脖子上中彈,長鳴一聲奪路而逃。爺爺瘋了似的追,可那大雄獐很快消失在林莽中。忽忽喘氣的爺爺遺憾得直跺腳。

  爸爸笑著安慰他說:“爹,看你急得,不就是一頭鹿嘛,我們再抓。”他瞪了爸爸一眼,說:“你知道啥?那是大香獐!我闖老林子這么多年,還沒見過這么大的香獐。唉,它香囊里得有多少麝香啊。”

  爺爺告訴爸爸:麝香是中藥材里的上品,夏日里,雄獐翻開肚臍的香囊皮,迷人的香氣吸引來各種小飛蟲,香獐突然把肚臍皮猛地合上,來個一網打盡。百蟲慢慢被消融,就化成迷人的麝香,它有起死回生的奇效,俗稱“醒魂香”,還能治風濕病,活血化淤,又稱“寶香”。

  看爸爸半信半疑,爺爺講起了采藥人版本的香妃故事。據說,香妃本是新疆的一位美女,美得沉魚落雁、閉月羞花,就是身體不結實。有一次,她心口痛,不一會兒,就停止了呼吸。家里人正為她操辦后事,一位身背弓箭的青年騎著白馬趕到了,把一塊紫色的小石頭放在她鼻子上,頓時異香滿屋。不一會兒,香妃醒了過來,越發光彩照人。后來,香妃被迫遠嫁京城,青年和她難舍難分。臨別,青年掏出一副金耳環,為她戴上。從此,香妃再也沒犯心痛病,并且數十年全身奇香四溢。原來,青年在金耳環里放了麝香。

  爸爸介紹,此藥如此珍貴,主要是因為不好弄到。香獐膽小、機敏,聞到人味兒就跑,很難追上。并且,香獐天生有靈性,被俘前會咬碎香囊而死,不給掠奪者留下自己的寶物。哎!這是何等悲壯!想到這里,我嘆了一口氣。

  我的嘆氣聲驚動了胖香獐。它睜開圓圓的大眼睛,溫和地看著我。我摸摸它的頭,開玩笑說:“小伙子,跟你借點東西行嗎?——你的香香……”說著,我將手伸向胖香獐的胯下。胖香獐驚恐地躲開,我哈哈大笑:“小氣鬼!借你點麝香都不肯。等陷坑主人來了,你小命都難保,還得要我來幫你說情呢。”胖香獐仿佛聽懂了我的話,不再躲閃。可我湊上去一摸,光板子!哪兒有什么香囊?

  啊,怎么是個女娃?我失望地苦笑一聲,不由又聳聳鼻子。不對呀,雌獐身上不帶香氣的,可這陷坑里的香氣這么濃!既然不是它發出的,那是哪里散發出來的呢?

  我的目光在坑里搜尋,又站起來走走聞聞,發現坑角有一處青草格外茂盛。我撥開草叢一看,不由吃了一驚。出現在我眼前的是一只大香獐的遺骸,腦袋已變成白骨,犄角張揚挺立,像數只匕首。身上還殘留有部分棕色皮毛。我細細看去,發現它脖子的皮上有一顆槍子眼兒,尾巴光禿禿的。

  啊?這是不是當年被爺爺打傷的那只大雄獐!?

  聽爸爸說,當年它帶傷逃脫被爺爺追殺的厄運,沒想到它竟掉在這陷阱里!在疼痛饑餓中默默死去。也許是因為這陷坑很深,像個天然的大冰箱,所以這么多年過去了,它并沒有完全腐爛掉。

  我給大雄獐鞠了三個躬,算是替爺爺謝罪,默默告慰這個被殺戮的生靈。之后,我發現它腹部皮上連著個大囊袋,撿起來一聞,哇塞,香氣逼人!這就是大公獐的香囊?!只是年代久遠已經固化了,像石頭一樣堅硬。爸爸講過,濃縮的麝香藥用價值更高。我捧起它,一蹦老高,哈,爸爸的病有救了!

  這時,我發現對面坑壁上,隱隱約約有幅鹿畫。我上前打開手電筒,摸了摸,不由大叫一聲,跌坐在充氣墊上。天哪,獸骨眼!松枝!松塔!這圖騰畫該是40年前我爸爸的“杰作”!——原來我竟掉入了當年爸爸挖的陷坑里!

  我暈!這香獐嶺人跡罕至,誰會來救我?我絕望地躺著哇哇大哭起來。胖香獐伏在一邊,靜靜地用溫熱的舌頭舔干我的淚水。哎,可憐的胖香獐,你哪里知道,咱倆注定要困死在這陷坑里啊。

  

  三

  

  洞口那片天,亮了又黑,黑了又亮,象魔境般變幻了十來次。干糧袋早癟了,連一點餑餑渣都被我舔得干干凈凈。白塑料桶再也滴不出一滴水,我口干舌燥,肚子餓得咕咕叫。為了生存,我和胖香獐一起吃青草。盡管草葉上的毛刺掛得人嗓子眼兒冒火,草腥味讓我直反胃。可人到絕境,還有什么可挑剔的呢!我忍著惡心吞咽著青草。后悔沒聽爸爸的話,不小心落入這等境地。

  日子一天天過去,極度饑渴中,我的意識開始變得模糊,腦子里胡思亂想起來:難道我要步爺爺后塵,死在這里?

  那一年,爸爸和媽媽新婚正度蜜月。爺爺不忍打攪他們,獨自悄悄進山后,便杳無影蹤。二十天后,爸爸趕到狍子溝,在一個陷坑里找到了早已僵死的爺爺。爺爺在遺書里寫到:我這是報應。希望后輩永不殺生!從此,香獐嶺成了傷心之地,爸爸放棄捕獵生涯,以種植草藥、養羊為生。唉,爺爺死后,尚且有爸爸把他安葬,如今我才16歲就將追隨爺爺而去!沒人能找到我,只怕我也像這坑底的大雄獐那樣,一點點爛掉。想到這里,我不寒而栗。

  很快,我和胖香獐連草根都吃干凈了。我們倆擠在這活棺材里,靜靜等待死神降臨。我餓紅了眼,恍惚中,眼前的胖香獐幻化成香噴噴的燉肉。我舉起藥鏟正要劈下去,卻見胖香獐嚶嚀一聲,明亮的大眼睛里滾下了淚珠。它鼓鼓的肚子像水波紋一般陣陣抽搐。我清醒過來,扔下鏟子,一把抱住胖香獐的頭,哭起來。

  胖香獐抽搐得更厲害了,并低聲發出痛苦的哀鳴。它屁股下面,有渾濁的液體淌在充氣墊上。啊,胖香獐要生崽了?我并不慌張,我家養著數百只羊,我曾幫媽媽給難產羊接過生。饑渴的我像在沙漠里遇到了甘泉,趴下來咕嘟咕嘟喝了幾口腥臭的羊水,這才有力氣充當起接生婆的角色。小香獐的蹄子鉆出母體后,身子半天出不來。胖香獐痛苦地嗚嗚直叫,用求助的目光看著我。呵,該不是難產吧?我趕緊一手托住小香獐的頭,一手伸進去,把渾身滑膩膩的小獐慢慢拽出來。小香獐出來后,哆哆嗦嗦地站在胖香獐跟前,接受母親舌頭的一番洗禮。看著小香獐靜靜地吃奶,我心里酸酸的:苦命的小東西,你來得可真是時候!

  忽然,坑頂傳來一陣陣鳴叫,像是焦急的呼喚。胖香獐也仰頭嚶嚶地應和著。洞口很快出現了一只大雄獐的頭,接著,又出現了兩只,三只……它們犄角相錯,向下發出呼喚。

  看來,是雄獐帶著它的隊伍來尋找妻子了,它一定是聞到了坑里的麝香之氣。這氣味,本是香獐們求偶時的“專用品”。每到交配季節,群居的雄香獐就會四散開來,站在高坡通風之處,翻開自己的香囊,讓自己獨特的香氣隨風飄散,招引雌香獐來幽會。雌香獐對香氣會精心選擇,就像姑娘們挑選自己喜愛的香水品牌,對了味,它就會羞澀地跑到鐘情的雄香獐跟前,品嘗愛情的芳香。

  沒想到,如今坑底去世多年的雄香獐,依舊用它的芳香,引來后輩搭救我們。香獐們銜來野果、靈芝、蘑菇等,像天女散花一般,不斷丟落下來。

  哇塞!天無絕人之路,我們又能茍延殘喘了!

  

  四

  

  雖然有了香獐們的接濟,三條生命暫時無憂了,但我不甘心就這樣困在活棺材里等死。我開始用藥鏟挖土,打算在坑壁的一人高處,挖一條上斜的通道鉆出去。除了吃飯睡覺,我發瘋似地挖。挖出的土墊在坑底,一寸寸地墊高。斜洞也一天天見長。

  這天晚上,我估摸斜洞離地面不過兩米了,就早早躺下摟住兩只香獐睡覺,準備休息好了,第二天大干一番。睡到半夜,我被雷聲驚醒了。

  大雨很快瓢潑而下,我趕忙撐起塑料布遮雨。大雨下了一天一夜,仍沒有停的跡象。眼看坑里的積水快沒過充氣墊子了,我的心里發了毛:這樣下去危險,若引得山洪下來,非把我們灌死在坑里不可!果然不一會,雨聲中,響起排山倒海的咆哮。很快,水流像大瀑布一般從坑口泄下,砸破塑料布,強行給我們來了個“天浴”。

  渾身精濕的我心里一涼:完了,山洪到了。唉,命該如此啊!我平靜地掏出記事本,匆匆寫遺書:我去見爺爺了。背包里有藥給爸爸……

  遺書還沒寫完,身下的充氣墊一撲棱,漂了起來。我心里頓時一亮,仿佛抓住了救命稻草,連忙扔下筆,用一只手緊緊摟住胖香獐母子,趴在充氣墊上,另一手緊緊地抓住氣墊邊環。雨越來越大,洞口水流不停地傾瀉而下,砸得我頭皮又麻又痛。充氣墊隨著水面不斷上升,我默默和坑底大雄獐的遺骸告別:歇著吧老前輩,你這兩個子孫交給我了,有我就有它們!

  充氣墊把我們漸漸浮向坑口。在離坑口一米多處,由于墊子長,壇子型的陷坑坑口小,它被死死地卡住了,流水形成漩渦把我牢牢吸住。我趕緊把胖香獐舉出水面,猛地送出坑口。隨后,我抱著小香獐在漩渦里掙扎,盡管我拼命想掙脫出去,無奈漩渦吸力太大,僅靠單臂劃水,怎么也上不去。這時,我看見胖香獐并沒有離我們遠去,而是不停地仰天長鳴。忽然,一股濃郁的香氣撲面而來,只見幾十只大香獐沖過來,像一堵墻圍在坑口,減少了水流的沖力。幾只大雄獐咬住我的衣服,幫我掙脫出漩渦爬出坑口。等我抱著小香獐趟過激流,已筋疲力盡地栽倒在岸邊。

  我是在一團濃濃的幽香中慢慢醒來的,睜開眼,發現自己躺在山坡的草地上。一群渾身精濕的香獐,在一只大雄獐的帶領下,圍在我身邊。胖香獐正用它溫熱的小舌頭輕輕舔我面頰。我剛站起身,只見大雄獐騰起雙蹄,沖我鳴叫一聲,然后在我身邊臥下來,露出雪白的肚皮和碩大的香囊,溫和地看著我。

我明白,這是大雄獐要報恩,準備奉獻自己的寶香。我一下淚眼模糊,沖它說:“謝謝,不用了。你的前輩已給我寶香了。”說完,我朝香獐們深深鞠了一躬,在濃濃的蘭麝之氣中,向大森林深處走去。

(科學小說網受權上傳僅供在線介紹和研討,它用需與本網和作者聯系。)

出處:科學小說網

 www.pitvfg.tw|© 綿陽市仙海科普創新基地版權所有 2002-2011

蜀ICP備05003224號

3d真人游戏22050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