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首頁]-> [名人訪談]->她94歲了還在為科普奔忙

綿陽仙海科普創新基地主辦 綿陽市科學小說研究會共辦

1

她94歲了還在為科普奔忙

2019-9-24

她說:“用文藝的形式普及科學技術,確實是一個比較好的形式。老百姓容易接受,可以吸引老百姓看,可以達到科普的更好效果。這說明科學文藝作品是非常受歡迎的,這也是我要捐一部分錢用來發展科學文藝的原因。”

她94歲了還在為科普奔忙

1979年,在王麥林的積極推動下,中國科普創作協會成立,她當選秘書長。其間,她為中國科普事業做出多項開拓性工作:開創我國首次全國優秀科普讀物評獎工作、首次科學漫畫和科普書刊插圖展覽、首次農村科技致富科普美術展覽……1982年,她出任中國科學普及出版社社長。正是她的一系列努力,影響了我國整整一代科普作者。

2013年,88歲高齡的她又捐出畢生積蓄100萬元,設立中國科普界第一個科學文藝創作獎勵基金——“王麥林科學文藝創作基金”。

■ 中國婦女報·中國女網記者 周韻曦

從抗日“婦救會”里的紅小鬼到《知識就是力量》雜志編輯室主任,再到中國科學普及出版社社長,懸殊的身份轉換背后,有著曲折而又精彩的故事。故事的主人翁,便是今年已94歲高齡的王麥林老人。

前不久,在“王麥林科學文藝創作獎座談會”上,這位將自己整個后半生都奉獻給中國科普事業的老人,深情講述了自己捐出畢生積蓄100萬元設立中國科普界第一個科學文藝創作獎勵基金——“王麥林科學文藝創作基金”的初衷。

一心抗日的“紅小鬼”

走進王麥林老人家的客廳,中國婦女報·中國女網記者一眼便被茶幾上擺放的一本《DK博物大百科》和最新一期《知識就是力量》所吸引。退休多年,科普仍然占據著王麥林生活的全部,而曾幾何時,這是她無論如何也不想接受的人生安排。

時光倒回82年前。1937年,日軍發動“七七事變”,徹底改變了當時年僅12歲的王麥林的人生道路。

那時,尚在北平上學的她不得不離開學校,在當了半年亡國奴后,回到老家河北雄縣。

采訪中,王麥林向記者回憶道,彼時雄縣黨的工作剛剛開始,成立了一批抗日群眾團體。受過良好教育卻求學不能的小麥林,便在父親的推薦下加入了其中的“婦救會”,學習如何進行婦運工作并積極宣傳抗日。

少年時的歷練,讓王麥林練就出一副好體魄,如今雖是耄耋之年,但她依舊思維敏捷、記憶力超群。她猶記得,那時“黨的工作非常活躍”,而從小“特別靦腆,不愛說話,一說話就臉紅”的她,一心就是想抗日。

“上小學時,我就曾在一篇作文《我的志愿》中這樣寫道:要為人民謀福利,要驅除害蟲,要把‘秋海棠葉’(清末民國初年的中國地圖形狀類似秋海棠葉而得名)上面的害蟲驅除掉,為國雪恥。”

正是抱有這樣的志愿,加入“婦救會”的小麥林特別賣力:帶隊喊操從不含糊,挖防空洞不遺余力。

憑著吃苦耐勞、踏實肯干的出色表現,小麥林被組織“相中”,加入了中國共產黨。1938年12月30日,她在河北肅寧縣一戶老百姓家里完成了入黨宣誓,時年尚不滿14歲。

就這樣,對黨的工作還有些懵懂的王麥林便開始了從軍生涯,一路隨著八路軍120師行軍、打游擊。作為120師戰捷劇社的小宣教戰士,熱愛唱歌跳舞的她在冀中區、晉察冀、陜北等極其艱難困苦的戰爭環境中,積極組織年輕戰士編排各種文藝節目,鼓舞軍民堅定抗日信念。

1941年,延安革命根據地在各個部隊選拔人員進入“抗大”學習,入選其中的王麥林又進入“抗大”三分校俄文大隊學習俄文。

新中國成立前夕,蘇聯幫助中國開辦六所航空學校,并派來800多名蘇聯專家協助工作。面對國內對俄文翻譯的大量需求,王麥林參與了這項重大工作,并在空軍成立后的1951年出任空軍司令部翻譯科科長,對新中國成立之初的空軍建設起到了重要作用。

是共產黨員就要把工作做好

自幼入黨、從軍多年的王麥林不曾想到,自己有一天也會轉行,而且還是轉到自己一竅不通的一行。

1955年,王麥林向領導申請,選擇帶職去北京俄語學院進修。

進修期間,中華全國自然科學普及協會到空軍為《知識就是力量》雜志尋求干部,空軍領導推薦了王麥林。

雖然百般不解,“只懂得一些航空技術知識,但對其他自然科學技術則一概不懂”的王麥林最終還是接受了組織安排,來到雜志社上任。

初一進社,單位沉悶保守的環境,便給“非常非常喜歡唱歌”的王麥林一個下馬威。“同事們都不唱歌,工作也很忙,每個周末都要把稿子帶回家處理,再也沒時間唱歌了。”這種變化,讓王麥林感覺自己“完全變了一個人似的”。

當時,《知識就是力量》也正值艱難時期,印數從創刊時的20萬份跌至4萬份。提到后來王麥林對雜志的力挽狂瀾,她謙虛地說:“因為我是共產黨員,就要想方設法把工作做好。”

“我就記住毛主席說過,沒有調查就沒有發言權。”上任后,王麥林做的第一件事,就是找出雜志印數下降的原因。她了解到,這本雜志發行的前五期是蘇聯編輯部專門為中國讀者而編,廣受歡迎。而此后的雜志文章并非專為中國讀者而寫,領導卻依然要求全文照譯,一個字都不能改動。另外,當時正值大躍進時期,雜志刊登了大量政治性文章,少了很多有趣的科技知識類文章。忽略了通俗普及科技知識的定位,脫離了讀者,雜志印數也就自然降下來了。

了解到癥結所在,王麥林立刻到學校、工廠、研究所等展開調研。調研中,青年科技人員紛紛反映,希望更多了解國外的科技情況。

為滿足讀者的殷切需求,《知識就是力量》轉而開始大量翻譯介紹國內外科學新知,“把國內外的新技術、新學說等都搬進來。凡是新的東西,我們都介紹。”

為保證引進來的科學技術準確不出錯,每篇文章王麥林都要送到有關科學研究所進行檢驗。彼時,當雜志社將一篇關于laser(激光)的科普文章送到研究所檢驗時,科研人員甚至還不知道laser是什么。正是這篇文章,促使中國的科研人員給laser確定了“激光”這一中文名稱。

人民大會堂的中央大廳為何沒有柱子?世界上第一位進入太空的宇航員加加林背后有哪些航天奧秘?試管嬰兒技術又是如何實現的……一篇又一篇標題引人入勝、內容活潑生動的文章,迅速滿足了讀者的求知欲,《知識就是力量》再次奪回大眾眼球,印數增長了三倍。

1979年,在王麥林的積極推動下,中國科普創作協會成立,她當選秘書長。其間,她為中國科普事業做出多項開拓性工作:開創我國首次全國優秀科普讀物評獎工作、首次科學漫畫和科普書刊插圖展覽、首次農村科技致富科普美術展覽……1982年,她出任中國科學普及出版社社長。正是她的一系列努力,影響了我國整整一代科普作者。

繁榮科學文藝創作是唯一心愿

2017年,王麥林在家人陪同下外出游玩,在機場候機時,看到機場書店正在推薦一本科幻作品,遂買來閱讀一番。這本作品正是亞洲首次獲得“雨果獎”的科幻作家劉慈欣的代表作《三體》。

這是王麥林“第一次看到這種類型的科幻作品”,卻并不是她第一次關注中國的科普科幻作家。

2013年,88歲高齡的她以個人名義向中國科普作家協會捐贈人民幣一百萬元整,發起“王麥林科學文藝創作基金”,用于繁榮科學文藝創作事業,鼓勵科普作家更好更多地創作優秀科學文藝作品。

該獎項每兩年由協會評選頒發一次,獎金雖然不高,但卻是一份崇高的榮譽。至今已評選出的三屆獲獎者金濤、葉永烈和郭曰方,均是科普領域影響頗大的知名作家。

在4月18日召開的“王麥林科學文藝創作獎座談會”上,王麥林親自給郭曰方先生頒發獲獎證書,以表彰他堅持不懈地用科學詩的形式普及科學技術知識、歌頌科學技術的偉大力量,鼓舞人們努力攀登科學技術高峰。

這個獎項不僅是對獲獎科普作家的獎勵,更是對廣大民眾尤其是青年科普工作者和科普作品創作者的激勵。

如今,看到中國科普事業發展態勢良好,她由衷感到欣慰,但唯有一個心愿,那便是科學文藝創作的繁榮發展。“科學文藝創作有著更為廣泛的群眾基礎,是群眾喜聞樂見的,更有利于提高人們的科學素養。”

在中國科協科普部工作時,她曾關注到一個案例。“云南省科協普及部用唱山歌的辦法,宣傳農業科學知識或者是生活方面的科學知識。因為云南人是愛唱歌的,愛唱山歌,所以就把有關科學知識的內容唱起來,這樣農民就了解了,學會了。”

“沒有科普,科學技術就不能傳播。國家科技要進步,也不能僅靠少數的科技人員,更要提高人民群眾的知識水平和素質。”雖然退休多年,王麥林依然關注到,“面向基層的工人農民和城市普通居民的科普讀物太少,他們最需要提高科學文化素質”。這甚至成了她的心病。

在座談會上,王麥林再次就繁榮科學文藝創作提出倡議。她說:“用文藝的形式普及科學技術,確實是一個比較好的形式。老百姓容易接受,可以吸引老百姓看,可以達到科普的更好效果。這說明科學文藝作品是非常受歡迎的,這也是我要捐一部分錢用來發展科學文藝的原因。”

出處:據中國婦女報網

 www.pitvfg.tw|© 綿陽市仙海科普創新基地版權所有 2002-2011

蜀ICP備05003224號

3d真人游戏220505